计算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算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文馨之紫色连衣裙[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6:35 阅读: 来源:计算器厂家

合租房出事以后,文馨一天也住不下去了。想到和自己住在一起的大伟居然如此变态,而且房子里还一直冻着个死人,自己更是跟死去的鬼魂有过正面的接触,想到就浑身不自在。于是,文馨只能收拾东西先住旅店一边找工作一边找房子。她到处投简历,相信总有一家公司能聘用自己。

(电话响起)

“喂,你好,对对我是,是吗?好的好的那明天见了。谢谢你”文馨回答着,为了第二天的面试可以精神饱满早早的休息了,这样一来自己可以趁早去买一件合适的衣服。

(闹钟响起)

文馨按掉闹钟,便起床洗漱出门了。

走进百货商场,琳琅满目的品牌服装映入眼帘。可是每进一家,看看吊牌价格,“衣服都这么贵,怎么买啊,传媒公司……只要漂亮就行了吧。”想到这儿文馨眼睛滴溜一转好像有了主意,转身就离开了百货,来到了年轻人最爱逛的服装批发市场,独立的小门店整条街都是。终于,一家拐角处不起眼的小店吸引了她,便走了进去,整体的装潢风格都是泰式的,收银台的后面是一个短帘,文馨稍一低头就看见,帘子后面供奉着好多奇怪没见过的雕像,应该也是泰国的。转身文馨便把所有的衣服都扫了一遍,最后眼光落在了一件紫色的连衣裙上。紫色,神秘又稳重,裙子款式更是简单大方。文馨喜欢极了,这时店铺的老板从短帘后走出来用流利的泰式礼节跟文馨打着招呼“萨瓦迪卡”,她年纪不大,皮肤白皙,有种说不出的美。而女老板却也看着她自言自语道“皮肤很好,漂亮”然后便热情的给她推荐并帮忙试穿,非常合身,文馨立刻付钱买了下来。

“老板娘,您这衣服是什么布料,怎么这么柔软而且弹性也不错,不仅如此,摸起来还不干不燥,我从来没摸过这种面料”文馨充满好奇地问道

“姑娘,你真有眼光,这件裙子是我一直不舍得拿出来卖的,她就像是我的生命,可是最近好货不多,没办法只有把自己的生命挂在店里,看能否遇到有缘人。衣服都是我自己做的,面料,是我店里独有的。喜欢的话可以推荐你的漂亮姐妹也来这儿看看,说不定有她们合适的衣服”老板娘笑着回答。

文馨听到这番话不由得心中一阵莫名,可并没有在意。包好了衣服文馨满意的走了,回到住处便迫不及待的把衣服穿上身,照着镜子心里别提多美了,可总觉得哪儿秃秃的,仔细一看,原来是少了一些装饰。想起妈妈在她临走前给了自己一个小玉佛,而且还是开过光的,赶快拿出来戴在了脖子上。可等回身再照镜子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裙子不如之前漂亮了,好像跟自己根本不相称,文馨心里一阵的不爽,看了看表已经来不及了。没办法,文馨把裙子脱掉换上自己的衣服,收拾一下背起背包就出门了。

到了公司,一眼望去,好多女孩都是在等面试的,文馨很自然的走到了洗手间打算整理一下妆容。可谁知道她打开自己的背包,发现那条紫色的连衣裙居然在背包里,她拿了出来看了看,自己在回忆,是自己放进去的吗?这时洗手台的另一个女孩似乎被自己的裙子吸引了,眼睛充满着渴望。

“这裙子在哪儿买的,可以给我看看吗?”女孩急切地问道

“就是在一个小店,可以啊,你看吧”文馨回答

“你也是来面试的吧,这么漂亮的裙子,为什么不穿呢?”女孩问

“哦,我其实就是为了面试买的,可是后来穿上怎么都觉得不好看”文馨答道

“不好看?你不喜欢了?那你可以把裙子转让给我吗?”女孩更加迫切了

“额,那好吧。”温馨心想反正自己穿了不好看,还不如趁着新,赶快出手,别浪费了自己的钱。

只见那女孩给了钱以后,拿着裙子就进了卫生隔间。不一会儿那女孩就满意的走了出来,道谢之后就离开了。文馨无奈的一笑,不自觉的摇了摇头,整理好就也出去了。

文馨坐下耐心的等待着,刚才那个姑娘不在外面,估计已经进去面试了。不一会儿那个女孩儿笑着走了出来。

“哈哈谢谢你,我叫贾新茹,你的裙子真漂亮,我通过了,你也加油,最好我们能一起工作。”女孩兴致勃勃的走了。

“邹文馨。”

“来了”文馨边答应边起身走过去。

……

>>

面试还算顺利,文馨成功被聘用了,薪水也还不错。工作得以解决,也算了了一件大事儿。

第二天,文馨就开始正式上班了,走进大厦便和新茹撞上了。

“贾,新茹?哈哈 我没记错你的名字吧。你好,我叫邹文馨。我也成功被聘请了。”文馨热情的打着招呼。

“文馨,很好听的名字,那我们一起上去吧。”女孩也热情的回应着。

走进电梯,文馨看着新茹,注意到她依旧穿着那条紫色的连衣裙,看得出也感觉得到,新茹心情特别的好,似乎还在因为这条裙子的漂亮而满意的笑着,还时不时的在电梯里照着镜子,镜子!镜子里穿着这条裙子的竟然是那家小店的老板娘,那漂亮的老板娘当在镜子里与自己眼神交汇的时候,居然得意的对自己笑了笑。电梯开了,新茹转过身,文馨再一看,还是新茹的脸庞。文馨愣了一下,跟随着下了电梯。

……

到了公司时间渐渐久了,大家都熟络了。

“文馨,快过来。”新茹开心的叫着她

“怎么了?”文馨好奇的问着。

“来,你来,刚才我们几个在商量租房子的事儿,有一个五间卧室的超大house要不我们几个人合租怎么样?以后上班下班一起,还有个照应。每人摊点钱,还能节省不少呢”新茹兴高采烈的说着。这对文馨来说真是个天大的好事儿,打算同住的有自己和新茹,还有曼丽、曼琼(曼丽和曼琼是亲姐妹)、付娜娜、徐燕,正好五间卧室。虽说对上次的租房有了不好的回忆,但是这次都是同公司的女同事,觉得踏实安稳多了。于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工作一起,住在一起,两人变得形影不离,关系好的不得了。可渐渐文馨发现,在家里新茹也常常穿着连衣裙照镜子,而新茹的气色越来越差,慢慢肌肤也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嫩滑和光泽,文馨也不止一次在镜子里看见那老板娘的脸。到后来同公司的好多女孩都陆陆续续跑去那家小店买衣服,大家都迷上了照镜子。但同住的付娜娜对那家店的衣服却并不感冒。文馨想着自己当初从喜欢裙子到后来不喜欢到底是为什么,小玉佛。对!就是从戴上小玉佛开始的。文馨便问娜娜有没有带关于佛爷观音之类的东西,娜娜奇怪地眼神看着她,并且拿出了钱包,取出了一个护身符。由于上次的恐怖经历,文馨似乎也不觉得害怕了,她好像明白了什么,那家店的衣服果真并非常物。

晚饭过后,大家都各自回了房间。

“新茹,新茹,你还看电视吗?如果你不看了,我就关掉了,新茹?”文馨拿着遥控器,见新茹没有回答自己,于是向新茹的房间走去。

门,是虚掩着的。文馨敲了两下,没人回答,所以,她就推开了虚掩的门。

文馨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新茹在用刀割着自己的皮肉,她背对着文馨,一边割一边笑,好像完全不知道疼痛。一刀一刀,她很仔细的把皮和肉分离开。血流的满地都是,新茹的身子没有动,而她的头却缓缓的转了过来,就好像头已经跟身子分了家。文馨定神一看,那根本就不是新茹,而是那店里的老板娘。她笑着,狰狞的脸上漏出诡异又得意的笑容,这时,她开口说话了“我的新衣服,看来今晚就可以完工了,而我,又年轻了。哈哈哈哈哈哈……”

文馨见状,将手中的遥控器砸向女老板,可女老板一把抓住扔在了地上,文馨转身就朝厨房跑去,拿起了一把水果刀。

“怎么,你要杀我?”女老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文馨猛地转过身,举着水果刀对着老板娘“你别过来,再过来,我一定杀了你!”文馨厉声喊到。文馨看着新茹那已经血肉模糊的身体,又怕又心疼,眼泪不停的往外流。“我求求你,你放了新茹吧。她是我的好朋友,我求求你了。”文馨哀求着说道,此刻的她已经泣不成声。

“放了她?凭什么?你给我白皙的皮肤吗?你给我美貌吗?如果你愿意,那也可以”说完女老板狂笑着。

就在这时,娜娜跑到了厨房门口,惊恐的站在女老板的身后,而老板娘的脑袋也直接扭转到背后看着她,这场面把娜娜吓得直接坐到了地上,她的腿就像瘫痪了一样,根本动不了。“啊!鬼啊!救命,文馨,文馨我害怕”娜娜闭着眼睛不敢看,带着哭腔说着。

“那是新茹的身子,我不能伤害她”文馨马上回答到。

女老板慢慢逼近,蹲下身,血肉的身躯离着娜娜只有半尺那么近,“你为什么不买我的衣服,漂亮的脸蛋,细腻的皮肤,可惜我 少了一件极好质地的营养品。”

>>

女老板面无表情直直的盯着娜娜。

娜娜不敢睁眼,大声的告诉文馨,“快上楼,我看见曼丽和曼琼正在互相割着对方,快想办法制止她们!快报警!”

可文馨心里知道,这哪里是报警可以解决的事情,而电话在哪儿,她已经完全记不清了。

“我的宝宝真乖,知道帮妈妈做事”女老板站起身眼睛看向楼上。

文馨趁她不备一个侧身错开女老板跑出了厨房,拉起娜娜就往楼上跑。打开曼丽曼琼的房门,眼前的场面和扑鼻而来的血腥味儿,让文馨和娜娜快要吐了。房间里,两姐妹坐在床上,笑看着对方,并且手上还不停的拿着刀和剪子割着对方的皮,一边割,还一边说着“快好了,明天妈妈一定会给我们买玩具,买好吃的”那是两个小孩子的声音,根本就不是两个成年女孩在说话。再看看她们的脸,就像是被雕刻出来的头骨里面镶了一对眼睛,脸上的皮肤和肉都被切割下来,什么嘴唇鼻子,早就没有了,已经面目全非。两个小孩似乎像在玩耍,整块整块的往下切,然后再把皮上连着的肉剃下来丢在一边。

文馨此刻却格外的镇定,而娜娜已经忍不住抓着门框开始呕吐。

“你们的妈妈在家等你们回去呢,说今天的事情已经完成了。”文馨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编了这么一句话。

这时,两个血人的脑袋一起机械的转向门口看着她们俩,文馨更是不停的向楼梯口看去,手里还紧紧的握着水果刀,一旦那个女老板上了楼,她好用来保护自己。

“你走开,走开!”

是徐燕的声音,她们俩闻声赶紧跑到了徐燕的房间,只见徐燕穿着从那家店里买的衣服对着空气喊着,手里也握着剪子,但好像她自己的意识一直在跟另一个意识做着强烈的斗争,剪子离身体已经很近的距离了,徐燕一直控制着不要伤害到自己。

文馨两人见状急忙跑上前去帮忙,谁知道徐燕全身几乎僵硬着,两个女孩儿根本搬不动。

文馨见状急忙拽断了挂在脖子上的佛像,按在了徐燕的身上,徐燕就像梦醒一样,丢了手中的剪子,惊慌失措的看着文馨和娜娜,借此机会,文馨让徐燕赶快脱掉身上的衣服。可那件衣服就像长在了身上一样,根本与身体分不开。

这时,占着新茹身体的女老板已经站在了门口“衣服穿久了,就脱不了了。是时候交货了。”那女老板丧心病狂的狂笑着

徐燕用力的撕扯着这所谓已经长在皮肤上的衣服,任凭她再用力,把自己弄得多痛,那衣服始终都无法脱下。最后,徐燕像是发了疯一样,拿起剪子从衣服和自己皮肤连接的地方开始剪,然后咬着牙把衣服往下用力扯,皮肉被衣服带了下来,血不住的往外流。那撕心裂肺的疼让徐燕不能再继续,她捂着伤口蜷缩在文馨的背后。

文馨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和胆量,她站了起来,低着头镇定的缓缓走向门口。

“你已经不是新茹了,只有你死,我才能救其他人。”说着,文馨举起了手中的水果刀,含着眼泪,咬着牙用力的向女老板刺去。

还没等女老板反映过来,那水果刀已经深深的刺进了她的心脏。女老板站在那一动没动,呆呆的低下头看着刺进自己身体的那把刀,她万万没有想到文馨会有如此的胆量站在自己面前并且动手。

“你……”女老板没有再说出第二个字就已经倒下了。眼睛圆睁,嘴也大张。至于面貌,新茹并没有回来,是女老板完全占有了新茹,还是什么,作为作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编了,哈哈。

是女老板太傻还是这个故事我编写的太不切实际都好,毕竟仅仅是个故事,大家仅供消闲娱乐就OK。作者都不易,所以请勿喷评。感谢您的阅读观看!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