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算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向松祚资本市场或存三风险股市暴涨对实体经济作用有限

发布时间:2021-01-25 16:23:12 阅读: 来源:计算器厂家

向松祚:资本市场或存三风险 股市暴涨对实体经济作用有限

在全球经济深度调整和我国发展进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砥砺前行。一方面,美国议息加剧了市场是新兴市场的担忧;而另一方面,全球经济下行,风险与日俱增,而近期A股市场持续火爆,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  近日,在第九届期货分析师论坛暨首届场外衍生品论坛上,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对当前资本市场乃至全球经济提出了3个风险点。向松祚表示,美联储加息与美汇率走强,或诱发新兴市场国家债务危机,而今年6月希腊或存在退出欧元区的风险。

同时向松祚表示,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意味着风险的升级,而目前虚拟经济严重悖逆实体经济,股市上涨促进消费增长并无依据。  美联储加息与美汇率走强   或诱发新兴市场国家债务危机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四月底举行货币政策决策会议,市场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本次会议上美联储将强化对美国经济保持稳健增长的一贯判断,继续为年内加息进行铺垫。  向松祚认为,美联储今年的加息和美元汇率的持续走强,极可能诱发新兴市场国家汇率危机和债务危机,“根据国际金融协会和一些组织的评估,这样的可能性已超过70%。”  “现在全球金融、经济最大的变量是今年美联储可能的加息,现在有消息称将在三季度。加息会进一步强化美元升值周期,去年已升值到22%,而今年一季度已升值达到11%。”向松祚解释称,美国是相对封闭的经济体,其出口仅占GDP的16%,是美国的绝对优势。而美联储实际上是全球的央行,但其货币政策只会考虑自身情况,不会考虑其他西方国家的情况,因此也成为当前的大麻烦。  向松祚举例称,2008年以来,银行和金融公司的外债数目非常庞大,除了银行和金融公司,全球非金融公司以美元计价债务增长高达50%,截至目前余额达75万亿美元,其中新兴市场国家占到了一半,“中国公司的美元计价债务从2008年的2000亿美元,已增长到1万亿美元以上。”  1980年沃尔克为应对当时美国的动荡大幅度加息,引发了拉美债务危机;1995年的美元升值诱发了亚洲金融危机;2006年美联储加息,引发了次债危机和全球金融海啸。向松祚称,美元加息是大概率的事件,从历史总结来看,历次的美元升值周期,将诱发金融危机,这是一个可怕的悖论。所以有人呼吁,要协调全球的货币金融政策。  “这一次的美联储加息是否会诱发新一轮的经济危机,我们需要做好预案。我认为这个风险或许马上就会到来,但我们不希望看到巨大的风险。”向松祚说,“亚洲的情况或许会好一点,因为亚洲有超过6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是俄罗斯的情况怎么样?委内瑞拉的情况怎么样?这些问题或许会波及到全球的金融市场。”  经济增速放缓意味着风险的升级  股市上涨促进消费增长无依据  今年四月,7%的数字创下2009年全球经济衰退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最低值。与此同时,工业生产增长速度也低于预期,显示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逐渐增大。有分析认为,作为亚洲最大的经济体,“中国经济正面临债务过高、产能过剩等各种风险”。  在谈论中国经济放缓时,向松祚指出,经济放缓不仅是中国一个国家的现象,全球经济都在大幅度放缓,而经济增速的放缓意味着风险的升级,“从宏观的风险角度讲,一个国家经济增速的放缓意味着另外一个层面的风险在大幅度上升。”  在向松祚看来,美国经济能否实现超过3%的增长仍存疑问,“美国的消费并没有出现强劲的增长,而美国的工资和收入水平也没有得到提升”  向松祚称,2009年之后美国经济增长净贡献,穷人只拿到7%,而93%是由1%的富人拿走的,包括美国道琼斯指数所创造的财富效益,“现在很多朋友希望创造财富效益,事实的根据在哪里?美国股市上涨幅度非常高,但是净财富绝大部分落到了1%的人手里,对消费的增长在哪里?”  而欧洲经济方面,向松祚认为,其经济缓和主要来自油价下降和欧元的大幅贬值,但这两个因素将会很快失去。欧元区的量化宽松,没有解决实体经济信贷不足的难题,从一季度的数据看,欧元区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没有增长,仍然在放缓。而股票大幅上涨,德国的DAX指数今年以来上涨逾20%。由此看,欧元区的核心问题是人口的老化和制度的僵化,而这个问题靠货币政策的放松解决不了,所以欧元区的经济形势非常严峻。  向松祚同时强调,今年6月份之后,希腊或退出欧元区,“现在欧元区的官员闭口不谈,但我了解到,德国、法国及欧盟本身,已经制定了让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预案。如果欧元区有成员国要退出,我相信欧元的汇率会进一步受到打压。”  未来十年全球经济进入“大平庸”时代  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呼声越发强烈  对于中国经济的下行,向松祚指出,其下行压力从2009年就已开始,“2009年至今,中国社会融资总量无论从增长速度还是规模,都是空前的。但是,从2009年开始,银行体系每年的收支贷款均在9.5万亿左右,而银行贷款在社会融资里面的比例不到一半。如此货币信贷政策扩张,为什么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没有维持在高位?”  此外,在向松祚看来,工业增加值的情况更加令人担忧,“我们现在工业增加值已跌到有史以来的最低点,我们有很多制造行业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产能过剩的问题怎么消化、解决,是摆在中国经济面前非常大的难题。”  “发电量为负增长,显示了我们投资的增速在快速放缓,特别是房地产和制造业投入的放缓幅度尤其明显。”向松祚称,在未来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全球经济会进入一个“大平庸”时代,而由于经济的全面放缓,所有的能源价格也可能会停留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与此同时,要求汇率大幅贬值的呼声也越来越强烈。  虚拟经济严重悖逆实体经济  股市暴涨对实体经济作用非常有限  近期A股市场持续火爆,吸引大量投资者“跑步入市”。然而,向松祚看来,虚拟经济严重的悖逆实体经济,加剧了全球经济的内在失衡,恶化了收入差距和金融动荡。  向松祚举例称,2009—2014年,全球股市平均上涨幅度高达150%,而实际GDP增长不足5%,“欧元区的经济规模比危机之前要低3%,美国经济规模比危机之前总体高9%,但其股市指数已上涨180%.2013年全球影子银行信贷规模突破13万亿,超过2007年危机前的最高水平,而其中一部分的资金在金融机构之间循环,并没有流入实体经济。”  “全球债务规模快速增长,成为一个渠道,而这么多的债务,这么多的货币,这么多的信贷,都到哪里去了?”向松祚反问道。  “实体经济的融资难、融资贵,我认为是货币与金融的基础机构出了重大的问题,我们现在仍然还停留在传统方面,量化宽松政策主要的效果是刺激股市暴涨,对实体经济的作用非常有限。”向松祚说,日本量化宽松以来,股市上涨60%,日均指数突破2万点。ECB宣布量化宽松以后,一季度德国的ADX指数上涨幅度就超过20%,而实体经济的增速均不到0.4%.  “目前中国正在上演同样的故事,令人非常担忧。流入实体经济部门的投资放缓,大量资金在金融机构、金融市场之间循环周转,历史一再表明,如果企业不能创造大量的利润分红给投资者,股市从本质上讲就是一个赌场,它是财富的分配而不是财富的创造。”向松祚说道。  全球金融新格局  对中国金融改革提出三个挑战  在向松祚看来,三个全球金融新格局对中国金融改革提出三个挑战。  第一,如何为实体经济创造更多、更便宜的融资渠道和融资品种。  第二,如何避免社会信用和资金流入虚拟经济,制造泡沫和金融危机。  第三,如何协助中国企业和投资者在全球范围内实现投资组织配置和金融风险的分散。“虚拟经济脱离实体经济,将使全球经济失衡,收入差距扩大,财富分配恶化,金融动荡、金融危机,所有一切的根源或者最主要的根源是虚拟经济恶性动荡。” 向松祚称,美国金融火爆但其全要素的劳动生产力在下降,普通百姓的收入在过去二十年中都没有增长,中国不能在重蹈别人的覆辙。

力高国际城装修

简约装修

大宅风范城装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