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算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Facebook频繁调整算法应用开发者前景存疑

发布时间:2020-06-29 18:18:23 阅读: 来源:计算器厂家

路透社今天撰文称,虽然Facebook为应用开发者提供了一条难得的病毒式推广渠道,但由于该公司频繁调整内容推广算法,导致很多应用都遭遇了大起大落。在这样的环境中,应用开发者必须转移目标,将重点放在商业模式上,而不应一味依赖Facebook。

以下为文章全文:

流量急转直下

去年春天,Facebook视频分享应用Viddy的前景就像南加州的天空一样阳光明媚。

这家创业公司距离威尼斯海滩(Venice Beach)仅有一个街区,虽然只有区区30人,但仍然凭借着超高的用户增速打动了投资者,获得了3.7亿美元的估值。科技媒体纷纷将其誉为“视频行业的Instagram”,有望吸引十亿美元以上的收购要约。就连流行歌星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也忍不住想参与投资。

但本月,该公司却炒掉了CEO,还裁员接近50%。对于刚刚遭遇用户暴跌的Viddy而言,可谓“成也Facebook,败也Facebook”。

“多年以来,所有人都知道Facebook可以带来巨大的流量,但Facebook也经常改变流量输送对象。我们的确没有预料到这种下滑。”Viddy董事、风险投资公司Battery Ventures合伙人布莱恩·奥玛丽(Brian O’Malley)说。Battery Ventures是Viddy的投资者。

对于依靠这家全球最大社交网络积累人气的软件和服务开发者而言,这种命运急转直下的情况并不罕见:只要Facebook对第三方应用与用户的通讯方式稍作调整,就难免出现几个“受害者”。

投资者和创业者表示,Facebook的反复无常,以及对应用的打压,导致他们在依靠Facebook建立企业的过程中越发小心翼翼。有人认为,由于Facebook手握应用开发者的生杀大权,因此最终有可能会引发监管者的审查。

Facebook回应

Facebook开发者产品总监道格拉斯·普迪(Douglas Purdy)表示,该公司将帮助那些受到用户追捧的应用提升流量,而对于那些因为通知过多而对用户造成干扰,以及滥用资源或不受欢迎的应用,则不会为其输送流量。他透露,Facebook过去一年半已经将投诉数量削减了90%。

“我们不想参与‘造王’运动。”普迪说,“归根结底,究竟要关注哪些应用,都要由用户来决定,由用户来控制。如果你是优秀的开发者,而且善于分享真正优秀的内容,你就可以得到流量。”

但他拒绝对Facebook与具体开发者的关系发表评论。

同情Facebook的开发者表示,该公司必须首先考虑用户利益,如果应用的内容太具侵扰性,便会吓跑用户。

“Facebook首先会考虑用户。对于那些100%依靠病毒式传播的公司而言,则会面临负面影响,但这却有利于用户体验。”游戏开发商 CEO里卡尔多·扎考尼(Riccardo Zacconi)说。

当现有用户吸引新用户加入,向其推广内容,或与之分享一款应用时,便会出现病毒式增长。

目前还不清楚Viddy和其他将业绩下滑归咎于Facebook的公司,最终是否会陷入困境。例如,竞争对手有可能借新产品异军突起。

平台吸引力降低

但随着用户在移动设备上花费的时间增多,心存不满的开发者可能会选择直接通过苹果App Store或谷歌Google Play推广自己的应用这两大平台都在与Facebook竞争。

“Facebook正在陷入一场平台大战,但他们目前却处于劣势。”纳贝尔·海亚特(Nabeel Hyatt)说,他所在的星火资本(Spark Capital)曾经投资过Twitter和Tumblr等Facebook的竞争对手。“当我们有创业公司想要吸引用户时,多数都会首先考虑iOS,然后是Android,最后才是Facebook。”

海亚特表示,对于热门创业公司而言,Facebook平台曾经是“不得不去的鸡尾酒会,但现在却变得可去可不去。”

多年以来,Viddy等创业公司和“华盛顿邮报社交阅读器”等新应用都在使用Facebook用户页面上自动展示的信息和帖子吸引其他用户安装应用。然而,这些内容却要受制于EdgeRank算法。这个算法不但不透明,而且经常进行调整,导致应用的曝光率产生了波动。

Facebook在财报中警告称,其商业模式的根本挑战是在“广告的频率、显著性、尺寸和其他商业内容”与用户体验之间寻找平衡。华尔街正在对Facebook施压,迫使其将庞大的用户增长转化为广告收入,但导致Viddy等公司曝光率发生变化的调整,似乎与挽留用户这一目标更加息息相关。

根据应用数据追踪服务的统计,Viddy的萎缩十分剧烈该公司的月活跃用户已经从去年峰值时期的3500万下滑到最近的50万。

但这种情况并非个例。商业网络服务Branchout也是以Facebook为基础建立起来的,该公司去年4月通过Accel Partners等顶级投资者获得2500万美元融资。但他们目前在Facebook上的月活跃用户仅为10万,远低于高峰时期的3900万。主要原因是Facebook限制了Branchout用于吸引用户的自动通知功能。

最为典型的案例则是Zynga,这家红极一时的社交游戏开发商凭借《FarmVille》等热门游戏,在Facebook上实现了病毒式传播,并成功IPO。他们原本通过发布大量的虚拟商品通知来扩张业务,但最终也遭到了Facebook的打压。

Zynga的股价目前较IPO发行价低了三分之二,他们宣布将降低对Facebook的依赖,并开发自己的游戏网络。Zynga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与开发者博弈

Facebook应用的命运也引出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大型科技公司与小型开发者之间的拉锯战。与老牌科技巨头一样,Facebook也意识到,可以通过构建繁荣的生态系统来扩大市场影响力,并提供新的功能。但这种关系之前曾经引发过担忧。

1990年代,Windows操作系统主导了PC行业,但它的开发商微软却被控偏向自家的浏览器和字处理软件,打击网景和WordPerfect等竞争对手。

类似地,在第三方应用的帮助下,苹果iPhone也在15年后主导了智能手机行业但它同样因为App Store和iTunes的审核问题而时常遭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以下简称“FTC”)的调查。最近,Twitter也与第三方开发者发生了冲突。

Facebook 2007年首次对第三方开发者开放了API(应用编程接口)。该公司随后与第三方网站分享了登录账号,以及强大的“开放图谱”(Open Graph)协议,允许应用开发者访问该网站的海量数据。

Facebook表示,希望开发者能够贡献有趣的内容,而不是一味通过该系统来实现增长。

“Facebook是一款讲故事的设备,吸引成千上万的装机量并不是它的目的。”普迪说。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总有人觉得自己的权利被剥夺。”他补充说,“但如果看看整个生态系统,其实已经实现了空前的强大。”

现任和前任Facebook员工表示,该公司曾经与开发者展开过沟通,要求他们不要过度依赖Facebook。例如,知情人士表示,Facebook员工在Zynga发展初期就曾建议该公司CEO马克·平卡斯(Mark Pincus)将热门游戏《Texas Hold’em》游戏改名为《Zynga Poker》,以此加强Zynga的独立品牌,并突出与竞争对手的差异性。

竞争行为受质疑

但的确有迹象显示,Facebook并不像原先那样具有合作精神。

语音信息应用Voxer曾经通过英特尔资本和Institutional Venture Partners等投资者融资3000万美元。今年1月,该公司CEO汤姆·卡迪斯(Tom Katix)收到了Facebook代表发来的邮件,希望与之展开电话沟通。Facebook对卡迪斯说,他们计划禁止Voxer访问Facebook的好友数据,原因是该服务并未将自身的数据分享给Facebook,而且Voxer的通讯功能与Facebook计划自主开发的功能存在重叠。彼时,Voxer使用Facebook的登录数据已有一年多时间。

卡迪斯并未因此困扰,他相信Voxer在脱离Facebook后仍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

“Facebook把我们称作竞争对手,这令我们颇感荣幸。”卡迪斯说,“那是他们的平台,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不过是再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当月晚些时候,Facebook还封杀了俄罗斯搜索引擎Yandex,禁止其索引Facebook的网络。Facebook表示,这些公司只是单方面利用了该公司的网络,并没有与Facebook分享他们的信息。

Facebook的普迪否认该公司的合作意愿降低,他说,Facebook希望在发生冲突时,与开发者展开“细致而成熟”的对话。

虽然没有迹象显示FTC已经开始关注Facebook的竞争行为,但专家普遍认为,随着Facebook持续增长,这几乎会成为必然。值得一提的是,FTC曾经与Facebook就隐私问题展开过斗争。

“谷歌也曾面临Facebook现在所面临的问题为太多的开发者提供支持。”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教授大卫·埃文斯(David Evans)说,“即使按照大数定律来看,你也会有所不满。这是大型互联网平台的天生不足。”

开发者之所以惊慌失措,主要是因为他们无法预料到Facebook EdgeRank的变化。上周,《纽约时报》的一名记者批评Facebook可能通过人工方式压低用户帖子的曝光率,以此鼓励他们付费推广帖子。但Facebook却罕见地予以公开反驳。

“你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款工具可以用来打造自己的企业,而且没有明确的交流渠道。对于一家企业的创始人而言,如果很难实现病毒式推广,那么辞掉工作、融一些钱、招一些人是否还值得?”一名创业公司创始人说,但由于他的公司仍要依赖Facebook获取流量,因此要求匿名发表评论。

专注商业模式

不过,尽管有一些公司因此陷入困境,拥有长远眼光的应用开发者还是认为,Facebook此举达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压缩了被不可持续的创业公司吹大的社交媒体泡沫。

“你现在必须具备真正的商业模式,不能依赖病毒式增长。”曾经任职于网站挖掘应用StumbleUpon的网络流量开发专家艾伦·基尼(Aaron Ginn)说。

Branchout CEO里克·马里尼(Rick Marini)透露,他的公司就在改善自己的服务。“Facebook对病毒渠道做出了一些调整,应用开发者需要有所反应。”他说,“对Branchout来说,我们的一线希望是加大对产品开发的关注,而不再依赖病毒推广来获取用户。”

与此同时,规模大幅萎缩的Viddy也在联合创始人J.J。阿古赫布(J.J. Aguhob)的领导下合并了业务,并推出了新版iPhone应用。

Viddy投资者奥玛丽事后表示,通过Facebook实现的流量激增,以及由此获得的投资者追捧,都将该公司引向了错误的轨道。

“有了Facebook的流量和规模更大的融资,我们是否失去了重点,不再关注真正重要的事情?”奥玛丽说,“如果你能通过Facebook获得流量,那很好。但不要一味依赖它。”

看优酷vpn

回国网络VPN加速器

海外华人看国内视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