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计算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走出坟墓的朋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27:35 阅读: 来源:计算器厂家

窗户被大风吹开,一片玻璃碎在地上。

张小北从床上惊醒。他满头是汗,大口的喘息,五官也扭曲在一起。眼里满是恐惧。

他又做梦了,梦见二十多年,父母和姐姐被活活烧死在这个宅子里。他还记得他们死后的样子,四肢蜷缩,肌肉被烧的焦黑粘连在骨架上。就像被烧死的动物一般。

他从不相信那是意外,也曾发誓要为父母报仇,可二十年过去了依旧没有头绪。

稍微平静了片刻,他伸手摸到枕边的手机,屏幕上的日期让他微微一怔。自己竟然睡了两天两夜。

自从回到乡下创作,张小北就深深被失眠困扰。短短一个月,他瘦了十几斤,眼窝深陷,眼球也布满了血丝。可这次却睡了这么久。

窗外的风越来越大,窗帘在风中飞舞,发出呼呼的低鸣。窗外,乌云笼罩着整个村庄。才是下午4点,天色就暗如黑夜。

突然一阵剧痛从左手传来。张小北猛的低头,发现手上满是血污。自己左手食指的指甲盖竟然不见了。只剩下一片猩红色的软肉。

“怎么会这样?”张小北低语了一句。

他快速的从床上下来,一边清洗血污,一边回忆临睡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明明没有离开过这间屋子,睡前也只是绞尽脑汁在构思小说。指甲怎么会无缘无故不见?

突然。

张小北父亲的遗像被风吹落在了地上。相框被摔碎,玻璃渣四下溅开。他走了几步,弯下捡起照片。泛黄相片中的男人微笑着望着他。目光亦如记忆中的那般慈祥。

“我是怎么了?”张小北坐在靠窗的椅子上,望着窗外。房间里,一种从未有过的压迫感,让他呼吸困难。

风吹打着他的脸,空气中弥漫着干燥泥土的气味,隐约中夹杂着腐烂和潮湿。远处的小路上,一个干瘦的青年正疾步的奔了过来。

“小北哥,出事,出事了!东子哥死了……死了!”汗渍浸透了青年的汗衫,他气喘嘘嘘的说着,脸上一片煞白。

刘东子是张小北的发小。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弟。张小北能顺利读完大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刘东子在县城打工资助他。

“你……说真的?”张小北瞪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死了,真死了!就在村东的麦地里!” 青年肯定了一句。

张小北没有说话,把父亲的照片放在桌上,急匆匆的跑出了门。在他出门的一瞬间,母亲和姐姐的相框也落在了地上,立刻摔的粉碎。

村东是一眼无际的麦田,金黄色的麦浪翻滚,眼看就要成熟。走出村子不远的地方,停了几辆警车。警戒线外,一圈看热闹的人正在交头接耳。

张小北奋力挤进人群,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到了躺在地畔上的尸体。那的确是刘东子。一只抓着泥土,一只手抓着麦秆。眼睛惊愕的望着天空,他的嘴微微张开,几只田间的黑色潮虫趴在他脸上。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